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市情 > 人文历史 > 潇湘名篇
蒋三立诗选
2018-01-13 11:02           来源: 永州日报 【字体:   打印

◇(永州)蒋三立

■ 老 站

除了几截没有拆走的铁轨

一切都没有什么痕迹

站台边

几株野芦苇花,白手帕一样在风中摇曳

它送走的人哪里去了

火车开来的气笛声哪里去了

外出打工的几个漂亮姑娘哪里去了

那个弯腰的老扳道工和摇旗的瘦个子青年哪里去了

那么多曾经等待和期盼的目光哪里去了

我不相信这个小站也会衰老

一切会这样沉寂

那些在远处飞速开动的火车

震动不了寂寥路过的心

■  小 路

我又沿着这条小路走了

在村庄的一堵矮墙、一棵樟树边,告别了亲人

我踩着一块块的石板路,经过熟悉的石拱桥

在小路升上山冈的地方,我忍不住回头望去

瓦蓝的天空沉在远处的村庄上

小河在春天的绿色里蜿蜒游动,

云朵在风中加快了飘移

长长的小路——那些无声晃动的身影

他们要到哪里去

一年一年,一次又一次这样柔软、寂寥的风景

颤动着,带走我心中的愿望

越走越远的四月,花草在路边低着头

阳光落在我的肩上缓慢、沉重

■  忽 略

世上有许多不显眼的事物被忽略

不挡路的石子

生了根,不哭不喊的树

被杀的羊的眼神

母牛用舌头舔它刚出生冒着热气的小牛

大地平缓低矮处生长的草丛

一辈子默默守护寸土和光阴的样子

还有母亲单薄身体里的疼和痛

路人沉重的喘息,流在内心的泪水

抑或别人宽容的微笑

秋天里熄灭了金色火把的向日葵

轻轻擦亮着夜空的萤火虫

这些不经意的细微的光芒照亮着心灵和世界

■  亲 人

一辆夜行的列车穿过了深夜里的小桥

绕过了村庄的沉静和颤栗

在墓地边“哐呛——哐呛”地爬坡

在苍茫的夜里,我死去的父亲

您是不是那草丛中惊起的飞蛾和萤火

看看正在减速的列车

那一排排长长的灯光下

一张张疲倦的脸,虽然不怎么生动

但真实得像您的亲人

■  飞出窝巢的鸟

在丁香树开花散发出清甜暗香的季节

它们在天空、大地之间飞了起来,共五只

我不知道它们要飞向何处

它们未来的家在什么地方

它们兄弟姐妹怎样分别

有没有泪水。

我想它们的父母也不知道它们今后的命运

它们几年过后是不是彼此互相问候、探访

有没有爱与怨恨。我望着它们在树林上的蓝色天空

越飞越高了。一去再也不会回来

■  有时候

有时候觉得很温暖

有时候感到莫名的心碎

有时候觉得这世上至少还有些人没把我忘记

有时候觉得生活中曾有过许多的安慰

有时候在烦恼中回味过去唱过的几首歌

有时候在迷茫中呆看匆匆行路的人

有时候看见挑担卖菜的老人就想起年迈的母亲

有时候静下心想想还觉得愧对过别人

有时候不知不觉太阳就落下了山

有时候秋风一吹就觉得落叶飘零、黄草成堆

有时候一滴泪水浸湿的土地

宽广无垠、宽广无垠

  (蒋三立:男,湖南永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湖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湖南省作协理事。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曾在《诗刊》《人民文学》《人民日报》等数十家海内外报刊发表诗歌和诗论文章700多首(篇),有诗作入选60多个选本。曾参加过第19届青春诗会和第8届“青春回眸”诗会。著有诗集《永恒的春天》《在风中朗诵》《蒋三立诗选》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      办:永州市人民政府       承     办:永州市政务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永州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备案序号:湘ICP备05009375号       网站标识码:431100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