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市情 > 人文历史 > 永州名人
世界空间与永州时间
——访我市知名学者陈仲庚教授
2018-01-15 09:16           来源: 永州日报 【字体:   打印

□永州日报记者 杨中瑜

陈仲庚主编的《虞舜大典》丛书

1月13日,来自省市文学、评论界的部分著名作家、学者集聚零陵古城西山脚下,参加由省文联文艺创作与研究中心、省舜文化研究基地、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和市舜文化研究会主办的湖南省舜文化研究基地十周年暨陈仲庚教授学术活动四十周年研讨会。现场掌声雷动,气氛热烈,记者为此采访了会议的主角人物——湖南省舜文化研究会会长、省舜文化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市文艺评论家协会首任主席陈仲庚先生。陈仲庚先生的文字,无论是文化研究还是文学批评,都能让人看到开阔多维的世界空间与滴答可闻的具体生命时间或者说永州时间。

关于永州的文艺评论,陈仲庚教授如是梳理的:

“永州的当代文学创作,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开始,大致可分为两个时期:即改革开放之前时期、改革开放新时期。改革开放之前,永州文学创作的成就不大,主要限于群众性的口头文字。五十年代初,建国伊始,广大人民群众抑制不住内心的激情,纷纷用新的歌谣来热情歌颂党、歌唱幸福的新生活,曾一度掀起人人写诗的群众业余文艺创作运动。到1958年,群众性诗歌活动进入高潮,无论农村城镇,在筑路的工棚、兴修水利的工地、炼铁的炉旁、田间地头或大小会议,到处都可见黑板报,到处是诗是歌,其中也不乏思想性和艺术性都较好的作品,各县文化部门也大都创办了自印刊物。这一阶段,小说、散文等题材的文学创作相对薄弱,在省级及全国级报刊上正式发表的作品甚微。”

“1979年到1990年,永州文学创作进入一个全新阶段。这一阶段,永州文学作品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了前所未有的增长和提高,文学创作的体裁及作品题材不断拓宽,小说、散文(包括报告文学)、诗歌(包括旧体诗词、新诗、及歌词)、文学评论等,都有大的发展,涌现出了一批作家和一般作者群。李长廷在诗歌、散文、小说等各方面的文学创作都取得较大成就,李隆汉的诗歌创作多次获奖,杨鹏的中篇小说《金刀记》、杨克祥的中篇小说《玉河十八滩》、郭明的中篇小说《瑶台》,唐曾孝的报告文学《哲学巨星在谬误的时空陨落》均在全国产生了影响。尤为值得一提的是,这一阶段出现了两座高峰,一是叶蔚林的小说,《蓝蓝的木兰溪》获得全国短篇小说奖,《在没有航标的河流上》获得全国中篇小说奖,并被拍摄成电影;二是胡宗建的文学评论,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文学评论70余万字,特别是在《文学评论》连续发表评论,并提出‘文坛湘军’的概念,引起文坛广泛关注。”

“进入90年代,仍有一批作家在辛勤耕耘,王青伟、赵妙晴、王金梁、武俊瑶、张明红、易先根、卢兆盛、周龙江、张卓琳等的散文创作,邓开衡、郭威、蒋波、屈剑翎、赵妙晴、黄志新等的小说创作,吕定禄、蒋三立、黄爱平、毛梦溪、荷洁、张国权、周龙江以及以写旧体诗词为主的廖奇才、王建文、毛寄颖、伍锡学、郑国栋、汪竹柏、龙震球等的诗歌创作,杜方智、周荷初、何书置等的文艺评论,都取得一定成就,在省内外有一定影响。这一阶段成就最高的是王青伟,其影视文学创作的尤为突出,由他担任编剧的《故国秋色》获中国政府电影最高奖——华表奖,是目前国内颇具影响力的影视编剧。”

“进入21世纪,永州的文学创作又迎来了新的高潮,黄爱平、蒋三立等人的诗歌创作,李长廷、易先根、凌鹰等人的散文创作,余艳、吴茂盛、郑正辉、陈茂智等人的小说创作,魏剑美的杂文创作,皆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并获得了几个大奖。余艳的长篇小说《后院夫人》和《与共和国同龄》分别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黄爱平诗选》获得‘全国第九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魏剑美的杂文著作《非常魏道》获得全国首届‘鲁迅杂文奖金奖’”。

在谈及中国的当代文艺评论溢美之词甚多批评声音很少时,作为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的首任主席,陈仲庚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中国的当代文艺评论总是在两个偏颇的边缘游走,20世纪的80年代以前,对文艺创作横加指责多,善意评论少。到了80年代,从一个边缘走向另一边缘的过渡阶段,曾经有过一段比较正常的文艺评论。进入90年代,受市场经济的影响,文艺作品要追求广告效应,往往拉起一批人开一次专题研讨会,推出一批评论文章,这样的评论,或是奉命或是给朋友帮忙,所以溢美之词自然就多了。当然,创作者之所以要出钱举办这样的研讨会,也是无奈之举。在这种信息爆炸的时代,每年公开发表和出版的文艺作品是如此之多,读者和观众对文艺作品的关注度又如此之低,如果不造一点势,做一点广告宣传,再好的作品恐怕也产生不了影响。永州的文艺评论,其现状也不相上下,因为永州的作家作品被外人的关注度本就不够,为了推介某部作品,肯定的意见一般都要多于否定的意见。这种状况,就目前的情形而言,恐怕还很难改变。但有一条原则本人是死守不变的:不管是肯定意见或否定意见,都必须从作品的具体分析得来,不能先入为主放空炮。”

关于舜文化研究,作为湖南省舜文化研究基地的首席专家,陈仲庚是这样评价舜帝在三皇五帝中的地位的: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三皇’是哪三皇?说法很多,比较通行的说法是:祝融、伏牺、神农。‘三皇’对应的是人类社会进步的三个阶段:‘祝融’是火炊,是从茹毛饮血进入到熟食阶段;‘伏牺’是将野生动物驯养为家畜,让野猪变成家猪,让狼变成狗;‘神农’教稼穑,是农耕文明的开始。‘五帝’是哪五帝呢?司马迁的说法最权威:黄帝、颛顼、帝喾、尧帝、舜帝。‘三皇五帝’中,对中华民族影响最大的是‘炎黄’和‘尧舜’。中国人无不称自己是‘炎黄子孙’,这是中华民族‘文化血脉’的认同;尧舜则是通过‘尧舜之道’影响到‘孔孟之道’,进而影响中国文化和历史数千年,这是‘文化根脉’的认同。但在‘尧舜之道’中,舜帝与尧帝所起的作用又是不一样的。司马迁说:‘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虞帝’就是舜帝,从舜帝开始,中国才有了明确的道德原则,有了‘明德’,中国才从野蛮社会进入到文明社会。在道德实践上,中国古人也有所谓“尧不能行舜能行之,尧不能成舜能成之’的说法,例如舜帝南巡,‘德服三苗’,实现了民族大融合,这就是‘尧不能成舜能成之’的大事。因此,舜帝在‘三皇五帝’中排名最末,对中华民族和中国文化所起的作用却是最关键的。”

关于舜文化的核心内容是什么?陈仲庚认为:舜文化的核心内容是伦理道德,将伦理道德内涵与实践结合起来,则体现在五个依次扩大的层面:“诚”以立身,“孝”以齐家,“中”以治国,“仁”平天下,“和”育万物。这五个层面在他的著作《舜文化传统与和谐境界》一书中,每个层面都设专章进行了讨论。

关于这些年来永州在舜文化研究方面所做的工作和成绩,陈仲庚说:“这些年来,永州在舜文化研究方面主要是做了三方面工作:一是文献资料的辑录整理,包括文字资料和图片资料;二是学术性研究,包括学术研讨会及学术论文集的出版,学术研究丛书的出版,学术刊物《舜文化研究与交流》《九疑山舜文化》的出版;三是普及性教育工作,包括湖南科技学院‘舜德学子’培育与评选,向中小学生赠送《舜德之道》普及读本等。这三方面的工作都取得了可喜的成就:文献辑录方面,出版了大型文献汇编《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600多万字,《虞舜大典﹒图像卷》已经定稿,正交由出版社出版;张泽槐主编的史料性丛书《舜帝陵丛书》已经出版,《舜帝陵志》也已定稿,准备交付出版社出版。学术性研究方面,出版了《舜文化研究文丛》一套共10部著作,出版论文集10余部,在报刊杂志发表相关论文300余篇。普及教育方面,湖南科技学院‘舜德学子培育工程’,自2010年实施以来已历七届,共培育出600余名优秀舜德学子典型。‘舜德学子’来自全国各地,毕业之后他们将影响也带到了全国各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      办:永州市人民政府       承     办:永州市政务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永州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备案序号:湘ICP备05009375号       网站标识码:4311000024